专业回收锂电池,新能源汽车电瓶,充电宝回收,共享单车电池回收。

  • 公司地址
    中国,深圳,罗湖
  • 联系电话
    17395146719

“宁王”豪掷238亿加码!动力电池回收究竟有多赚钱

正感叹于宁德时代去年有可能大赚300亿,可2023年春节假期刚过,“宁王”便火速上马投资额不超过238亿元大项目。

“宁王”豪掷238亿加码

1月29日,宁德时代(300750.SZ)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广东邦普循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邦普”)拟在广东省佛山市投资建设一体化新材料产业项目,项目投资总金额不超过238亿元。该项目建设具备50万吨废旧电池材料回收能力。

同日,宁德时代还公告了对控股子公司增资一事。公告中称,为保障印度尼西亚动力电池产业链项目的顺利实施,宁波普勤时代有限公司拟通过股东同比例向其增资筹集资金25.67亿元。

在动力电池产能大扩张的背景下,宁德时代一边积极布局动力电池回收业务,另一边则在全球范围内购买锂矿。业内人士分析,“两手准备,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锂焦虑’,也有利于巩固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行业龙头的地位。”

公开资料显示,广东邦普成立于2005年,主营资源再生利用技术研发、能量回收系统研发、新材料技术研发等。2015年,宁德时代就入股了广东邦普。经过多次增资,宁德时代持股比例高达64.8%,广东邦普已经成为其控股子公司。

广东邦普是宁德时代布局动力电池回收业务的重要一环。宁德时代首席科学家吴凯去年曾介绍称,邦普循环已经建设电池回收网点221个,2021年回收废旧动力电池资源全国占比50%。根据宁德时代此前公布的邦普循环回收利用数据显示,其镍钴锰回收率达99%以上,锂回收率达90%以上。

对于加码锂电回收,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曾在2022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表示,宁德时代正在加强电池材料的回收利用,因为电池里面绝大部分材料都是可以重复进行利用。到2035年后,宁德时代循环利用退役电池中的材料就可以满足很大一部分市场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锂电巨头宁德时代,锂电回收行业还吸引了格林美、天奇股份、华友钴业、赣锋锂业、欣旺达、中伟股份等企业的入局。

而巨头的纷纷入场与锂电回收高前景相关。据了解,资源有限加上材料可重复利用属性,锂电回收逐渐成为锂电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并且目前该行业正处于发展期,拥有可观的发展前景,根据动力电池平均寿命5-6年测算,预计2017年投放使用的第一批商用新能源车用动力电池将在2022年-2023年开始退役。

国盛证券则表示,经测算,我国动力电池回收实际市场规模2022年预计约为146亿元,至2030年理论可达1406亿元,锂电回收整体市场规模2022年预计约为314亿元,至2030年理论可达2351亿元。

烫手的金矿

新能源汽车产业火热,退役后的动力电池也成了抢手货。

2021年年初锂电池的回收价格大约在每吨3000元左右,时至2021年7月,锂电池回收价格大约在每吨8000元至10000元不等,也有部分动力电池回收商给出超过每吨超1万的报价。而2022年有动力电池回收商表示,锂电池回收价格高价已飙升至大约每吨30000元左右。不仅如此,2022年下半年还催生了锂元素单独计价的方式。

动力电池回收在2022年的价格持续上涨,废料价格不断上涨,地区不同价格也有明显差异,废旧磷酸铁锂黑粉的折扣系数从7折迅速提升至近9折,部分电池的折扣系数(废料价与新货价的比)在2021年最低是60%左右,2022年普遍升到100%以上,甚至是有些废料价格飙升超过200%,例如极片废粉折扣系数飙升至230%左右,都是加价买的状态。

与此同时,在动力电池回收市场兴旺的当下,动力电池回收产业链公司业绩呈现出不断提升的状态。例如格林美2022年前三季度回收动力电池超12000吨,同比增长130%,前三季度营收与净利润均实现两位数增长。

火爆的行情让更多企业投身动力电池回收领域,随着参与者激增,进一步炒高了动力电池回收行业热度。

在过去,正常情况下回收企业的利润保持在8-10个点范围内。但现在,为了争取到一定的订单数量,一些商家在2-3个点的利润,只要不亏本就去竞争。更有甚者,一些前端厂家在折扣系数超过100%时,依然贴钱来回收,以获取其中的材料资源化利用。

所谓折扣系数,是指动力电池回收企业购买退役电池时的定价方式。企业在回收时,先要根据金属市价对电池所含金属元素估值,再根据估值打折定价。例如,生意社钴华东市场价格是40万/吨,企业回收时就会以此价为基准为电池里的金属估价,然后再乘以70%或者80%的折扣系数成交。

有回收商透露,折扣系数倒挂,厂家愿意贴钱回收,一方面是预期镍钴等价格还会上涨,另一方面在上游原材料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反映出市场对货源十分渴求。

宁德时代旗下从事电池回收业务的邦普公司相关人士表示:“回收一般都是以钴价为计价基准,铜锂不计价。现在倒挂主要是锂价高了,大家依然以镍钴为基础,不计铜锂,倒挂正常”。

然而,在利益刺激下,动力电池回收企业也出现了鱼龙混杂的局面。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0月底,国内电池回收现存企业超过7万家。参照目前白名单的企业数量(2022年11月16日,工信部就拟公告的符合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企业名单(第四批)公开征求意见,第四批白名单企业41家,加上此前发布的三批白名单企业,动力电池回收白名单企业才刚超过80家),便不难看出,比起重量级的正规军,在电池回收的隐秘江湖里,数万家的“小作坊”才是主流。

不过与大型回收企业及电池厂的方向不同,废旧电池包通过小作坊之手后,大部分并不能流通至储能领域,而是低速四轮、两轮电动车,甚至是电子烟。

投机者将A品电池由电池厂直接供货给主机厂,而B、C品电池则会因为外观破损、电压不够等各种原因流通到回收环节。这些废弃的电池通过修复、测试后,再被卖向低速电动车厂等。

这样的大环境下,不仅动力电池企业直接下场参与回收环节,即便是整车企业也会亲自下场以谋求更优质的供应链或解决动力电池回收问题。

缓解“锂焦虑”

2022年,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一度冲破60万元/吨,这使得不少动力电池企业陷入了“锂焦虑”。

在一众动力电池企业中,宁德时代布局电池回收业务最为积极。2021年10月,宁德时代宣布,由控股子公司广东邦普及其控股子公司在湖北省宜昌市投资建设邦普一体化电池材料产业园项目,项目投资总金额不超过人民币320亿元。

2022年4月15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广东邦普的下属公司普勤时代拟在印度尼西亚与当地两家企业共同投资建设动力电池产业链项目,投资总额不超过59.68亿美元。若按照宁德时代出资三分之一来计算,当时此笔投资额约合人民币130亿元。

为了稳定上游原材料供应,除积极布局回收业务外,宁德时代还对全球范围内锂矿企业开启“买买买”模式。据南都湾财社记者统计,2018年至今,宁德时代通过资本运作的形式拿下位于刚果(金)、澳大利亚、加拿大、阿根廷等国的多座锂矿。

进入2023年,宁德时代并未停下四处买矿的脚步。1月12日,宁德时代抛出逾64亿元重整计划方案,拿下“天价锂矿”斯诺威矿业。此次64亿元的重整价格,较2022年末拍卖叫停时36.8亿元的整体估值上涨73.9%。

1月20日,据外媒报道,经过漫长的竞标,玻利维亚政府最终选择由宁德时代牵头的企业联合体开发当地的锂矿,初期投资逾10亿美元(超60亿元人民币),资金将用来改善道路等基础设施,并推动锂离子电池正极材料和电池工厂的建设。

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进入稳定期,从动力电池到整车企业,必将围绕资源展开一场又一场的厮杀……

编辑|张毅

审核|吴新

爆料联系:cpcfan1874(微信)

壹零社:新时代的见证者,用图文、视频记录科技互联网新鲜事、ICT领域、消费电子领域动态,擅长数码产品、软件应用对比测评。《中国知网》每周全文收录;2021年微博百万粉丝俱乐部成员;2022年抖音优质科技内容创作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