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回收锂电池,新能源汽车电瓶,充电宝回收,共享单车电池回收。

  • 公司地址
    中国,深圳,罗湖
  • 联系电话
    17395146719

镍价飞涨,巨头瞄上全球锂电池回收这个新赛道

近日,大宗商品期货市场上上演了一幕幕“暴涨”。

俄乌冲突带来的断供担忧叠加期货市场上出现的逼空行情,使得镍价已经突破了每吨10万美元的大关。“妖镍”价格异动也引发了产业链条上的混乱,不锈钢制造商主要使用镍生铁,而电池制造商则使用硫酸镍,本周二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暂停镍交易后更是引发价格挤压。

同样暴涨的还有锂,去年8月份电池级碳酸锂报价在10万元/吨上下,到现如今的近50万元/吨,高达400%的涨幅也一样让人“叹为观止”。

作为生产锂电池的重要原料,锂、钴、镍原材料的上涨对锂电池的供需也造成极大的冲击,“疯狂”之势不仅发生在原材料供应端,在废旧动力电池回收领域也同样如此。从起初动力电池回收价格与新货相比只有六成,如今已出现价格倒挂现象,同样引发诸多担忧。

如此看来,锂电池的回收再利用,也成为一个规模正在不断增长的蓝海市场。

锂电池的市场规模究竟有多大,引得巨头纷纷布局

现代社会中,锂电池被广泛用于各类电子产品和电动汽车当中,过去一些年,锂电池市场规模不断扩大,2020年时约为442亿美元,预计到2025年可升至944亿美元。

增长最主要的动力则来自于电动汽车的强劲需求。预计到2025年时,全球上路行驶的汽车中电动汽车将占到10%,并在2040年时进一步增长到58%。

全天候科技稍早前文章提及,乘联会披露的新能源领域数据来看,2022年2月,国内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零售量分别增长189.1%、180.5%,达31.7万台、27.2万台。环比虽有下降,但好于历年2月走势。

据央视财经报道称,全球锂电池回收市场规模在2020年约36亿美元,但在2026年有望增长至107亿美元,期间复合年均增长率高达19.4%。

成本走高,“狼多肉少”,电池回收成新赛道

面对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进一步加剧了部分原材料的供应紧缺(俄罗斯是世界第三大镍生产国),原材料市场上的断供更引发担忧。

据上海钢联数据显示,3月7日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再次上涨,目前已经达到50.25万元/吨,光大证券也指出,锂矿价格持续高位背景下,锂电回收经济性凸显。

此外,按照摩根士丹利的估计,镍价的飞涨可能导致一辆电动汽车的生产成本增加1000美元(约6300元人民币)。

特斯拉、大众、通用、福特等一众巨头早就在全世界范围内开展了锂、钴、镍矿的资源争夺战。

特斯拉等一众巨头:疯狂“囤积”锂镍资源,到加码动力电池回收

早在2020年的特斯拉电池日活动上,特斯拉官方宣布,计划上线电池回收服务,所回收的锂离子电池组将由指定工厂进行处理并回收再利用。2020年9月,特斯拉就在中国推出了电池回收服务,承诺报废的锂离子电池均不做填埋处理,而由专业指定工厂的合格专业人员处理,可100%回收利用。

2021年8月,特斯拉发布了《2020年影响报告》,描述了该公司正在采用一种“闭环”程序,使其能100%地将其电池留在垃圾填埋场之外。特斯拉在报告中写道:“我们的报废锂离子电池没有一块被送往垃圾填埋场,100%被回收。我们积极贯彻循环经济原则。”

雷诺也在2020年10月通过其SmartHubs项目宣布参与电池回收。该公司声称,西萨塞克斯郡的能源系统由1千个二手电动汽车电池组成,将为社会住房、交通、基础设施、私人住宅和当地企业提供更清洁、更低成本的能源。

从梯次利用、回收材料到改进技术,车企也在进行不一样的尝试。2021年4月,瑞典汽车制造商沃尔沃重申其承诺,到2040年成为一个“循环型企业”,创造闭环,将回收其汽车中的所有材料。

除了沃尔沃,日产汽车已经将来自聆风的二次电池用于工业和家庭设施的静态储能,并提供了现成的家庭或商业储能装置,称为xStorage。作为特斯拉Powerwall的竞争对手,日产的不同之处在于,你可以选择用新电池或二手电池。

本田也宣布了其二手混合动力和电动汽车电池的计划。本田的欧洲分部将与法国新生代金属公司(SNAM)合作,收集和回收电池,用于二次使用或提取有价值的元素。

宝马在2020年10月宣布,它将与能源公司Off Grid Energy合作,为报废的宝马和MINI电动和混合动力车型的电池创造可持续的二次利用解决方案。

动力电池回收有多“香”?多家锂电巨头纷纷进场

除了汽车行业的龙头以外,在新能源动力电池退役规模持续增长的预期下,目前电池回收行业中已相继涌入了许多企业,2020年我国的动力电池回收企业注册量约为2579家,较2019年增长约253.3%。不过,据悉在上述的注册企业中,多数属于中小企业,其中注册资本在100万以下的企业占比约为25%,注册资本在100-500万之间的企业占比约为35%。

虽然目前废旧动力电池回收行业中绝大部分都是中小型竞争者。而根据我国工信部所发布的《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截至2021年年底,有27家符合我国电池回收行业标准的企业,其中包括宁德时代、格林美、天赐材料、国轩高科、比亚迪等多家大体量的锂电巨头。

不久前,天奇股份发布公告称将与京东科技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进一步推动废旧锂电池绿色供应链管理体系,实现“互联网+回收”场景资源共享和优势互补,打造锂电池循环再利用生态体系。京东科技将利用自身供应链、云计算和大数据、物流系统搭建及管理能力,全面助力天奇股份“动力电池循环产业一体化互联网平台”落地和运营。

除了可期的市场规模以及不断上升的成本压力,华尔街见闻《为什么这个时间点要关注电池回收赛道?》提及,动力电池回收也具有非凡的意义:动力电池金属材料回收不仅符合碳中和愿景,又能缓解我国对于锂钴镍等金属的供应依赖。当前我国进行动力电池回收和梯次利用有其必要性,主要是出于环保和资源安全两个角度。

此外,从产业链角度来看,也可以关注见智研究此前的直播《锂价突破45万,产业链还能承受吗?》获得更深入的认知。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欢迎下载APP查看更多

举报/反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